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痔疮手术前必看,痔疮手术知识大全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3 18:41

痔疮手术前必看,痔疮手术知识大全

  15、  尿管拔了,尿道通了,但这只是前进了一小步,真正的难关还在后头——排便。 几个女孩都跟贴说生孩子也很疼,而且可能也会剪开、缝合阴道口,但您别忘了,菊花的神经远远多过、敏感过阴道,而且生孩子一咬牙生下来就可以安心休养了,经过剪缝的阴道口也可以休带薪小长假,可菊花不一样,24小时之后它就要带伤上岗,因为人的大便(现在网上流行叫翔)不能长时间积累,否则容易引起感染。   有人将通尿、通便称为手术后的任督二脉,打通了手术就算成功、就可以出院回家,可这个过程,尤其是带伤排便实在是太难太痛苦了!不使劲排不下来,一使劲疼痛难当、鲜血横流,弄不好还会大出血,真尼玛英雄赞歌、血染的风采、高危职业的节奏啊!不禁让人想到古人赞美痔疮手术的诗句:“可怜方寸地,引英雄人物竟折腰!”  16、  说到任督二脉,顺便罗嗦几句。

一般来说发达国家比较重视人排泄的任督二脉,比如厕所建设、污水系统,甚至出台法律硬性规定,规定每套住房的居民、租客平均几个人必须享有洗手间,而其饮食文化则是比较简单、没那么讲究。

落后国家则刚好相反,吃喝文化任督二脉  盛行、讲究、奢华,但排泄设施,唉,不说也罢。   17、  排便是个巨大的难题摆在所有黄埔二期学员的面前,大家根据医生、护士的指示,热水敷、坐浴泡,可效果甚微。

此时的排便,对大家来说是第一要务,但也进退两难,很像现在国家的反腐形式,不做吧不行,做吧撕心裂肺、疼痛难当,但最终还是要下定决心,一做到底!  拔了尿管的我,沐浴更衣,在宽大的走廊里散步,双手划圆轻揉小腹。 忽然我发现,周围所有的病友,都是身着宽松的衣裤,像太极高手一般在游荡,频率节奏出奇的一致,知道的这是肛肠科的病房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张三丰太极学校呢。

忽然我灵机一动,对啊!有办法了!  18、  我越琢磨越觉得,当年张三丰老前辈会不会是在痔疮手术后发明的太极拳啊?一看这节奏,这动作,这架势,这名字:  双手抱球,不就是揉搓小腹帮助排便吗?  左右倒卷肱,不就是把手上打点滴的输液瓶挂在架子上吗?  左右野马分鬃,不就是拨开输尿管吗?  还有白鹤亮痔……  最奇妙的就是开始的“起势”:双手抬起扶支撑物,双脚分开站在马桶两侧与肩膀同宽,重心平均落于两腿之间,口闭齿扣,舌顶上颚,膝关节向下弯曲,菊花对准马桶中心,同时气沉丹田,向下用力,“扑通”一声,我成功了!偶耶!  我不是90后,否则一定会用手机各种美拍和自拍,然后拼接剪辑发送到微信,纪念这历史的一刻!  19、  正常的排便姿势是坐姿和蹲式,可对刚刚痔疮手术完的人来说,其实都不适合,蹲式就不说了、根本蹲不下;坐姿则是身体不动,全凭体内肛肠用力收缩,这对伤口还在滴血的人来说也是难上加难。   隔壁37床深劳的老弟跟我一起拔了尿管,也排尿成功,但他饭量大、吃得多,病情又重,排便更是大问题,被憋得嗷嗷乱叫,他老婆在陪床,也是一筹莫展。

知道我打通任务二脉的消息后,连忙向我取经,于是我将马步站桩、太极“起势”排便秘笈的方法和心法传授给他,没过多久,他就激动的满眼泪花对我说:“大哥!用你的方法,我成功了!看来要多多交流啊!”  36床的老大哥也拔了尿管,并成功地打出了第一桶油。 他喜笑颜开逢人便说:“我也成功了,谢谢啊!”  看来,今天是个好日子。

病房里充满了欢笑。   20、  同事给我发短信、关切地问我“第一桶黄金是否出炉”的时候,我正躺在床上用手机上看赵本山被抓、家里搜出20吨黄金的消息。 尼玛,20吨,这得多大一坨啊!36床老大哥依旧愤愤不平地在骂:“吃的住的、房子车子、老婆孩子都有了,还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啊!”  当然,排便成功更应该归功于医院科学的技术手段,他们给每个病人的药品新手大礼包中,有一种冲剂专门是软化大便用的。 这种药很奇特,喝进去以后,能不被肠子吸收,起到打入大粪内部,分化敌人、软化敌人、瓦解敌人的作用。   21、  由于吃了软化大便的药,所以排出来的翔都是软软哒、细细哒、短短哒,用36床老大哥的话说,“像牙膏一样”,可我觉得用黄色的小蝌蚪来比喻更加生动和贴切。

  想想看,我们有多久没有亲切地、近距离地观察过自己的便便了?小时候我们会指着它们说:“像小鸟似的”,“像小蛇似的”,可后来呢?用现在主流媒体的话说,一准是由于西方敌对势力的宣传,妖魔化了本属于我们自身领土和内政的便便,使我们疏远了它们并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黄色的小蝌蚪,多么形象生动的比喻啊,要是倒回去许多年,一定会被语文老师表扬一番,没准还会与鲁迅先生笔下孔乙己的茴香豆一样家喻户晓、记入屎册。   22、  正常人是无法理解我们这些黄埔军校的病友,第一次看到蝌蚪的那种激动的心情的!那意味着成功,那意味着毕业,那也意味着回家,回到自己的家!就如同孩纸看到心爱的玩具,学生看到高校录取通知,吃货看到美味佳肴一般!不禁有点想捞之起来的冲动……我在想,张三丰老前辈会不会是在这个时候发明的“海底捞”或是“海底针”的绝招呢?  我按了一下冲水钮,“哗啦”放生啦!小蝌蚪找妈妈去啦!  23、  人就是这样,痛苦的时候喜欢看一些忧伤的诗、听伤感的歌。

这几天,背得最多的诗句就是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菊花瘦”,听的最多的歌就是周杰伦的《菊花残》:你的菊花,柔弱中带伤,惨白的月弯弯,勾住过往……菊花残,满地伤,你的笑容已泛黄,花落人断肠,我心事静静躺……  排便依然是最痛苦的难关,每天要几次,不能用力,也不能时间长,怕大出血。

好在身体慢慢恢复,小蝌蚪也慢慢长大,“哼哼哈嘿,快变成双节棍!哼哼哈嘿,快变成双节棍!”,这样下去,用不了多久,我就可以改听《西游记》的猴哥猴哥和金箍棒了。   熬过了地狱般的72小时,早晨换药的时候,医生对我说,“你可以出院了,在这里养也是养,回家养也是养,要注意卫生,不要感染”。   37床深劳的老弟也被告知可以出院了,他坚持不出院,因为他得的不是痔疮,而是肛漏,伤口大,想再住两天稳定一下。   24、  今天是12月29日,14年的尾巴。 还没办出院,门口报到处黄埔三期学员们就蜂拥而至了,由于是周一,人特别多。

“难怪这么急让我们出院,床不够用啊!”黄埔二期的一名师兄念叨。 这个我懂,在餐厅里叫提高转台率,在医院就该叫提高转床率。

  36床大哥在默默收拾东西,37床的兄弟淡定地躺在床上,脸上已不再有恐慌和不安,用不了多久,他就会是这个屋的高手大号前辈,俨然黑老大一样,给黄埔三期的新学员们指点迷津,带领他们打怪升级做副本。

  我跟他们告别的时候,三个曾经的革命同痔依依不舍、难舍难离,唉,今日一别,更不知何日才能相见?!或许是复查的时候?  走出外科大楼,阳光明媚,顿时心情大悦,久违了蓝天,久违了新鲜空气,久违了外面的世界!虽然只在住了三天医院,却仿佛走了一次鬼门关,不堪回首。

我默默地对天祈祷,上帝啊,看在我这几天受了这么多罪的份上,保佑路上车少畅通、让我顺利到家吧!没想到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:下午深圳市就突然宣布车辆限牌了。

上一篇:易方达沪深300非银行金融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更新的招募说明书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