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第一三二六章 昔日绝密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2 18:44

第一三二六章 昔日绝密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古阵坛主?漫长岁月之前,叱咤古幽大陆,甚至与大陆绝域存在叫板的绝世阵道大宗师?秦墨等脑袋一阵轰鸣,实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,旋即,他们心中狂骂胡三爷,那老家伙果然又骗了他们。 那些古阵坛主的信物,根本就不是胡三爷从墓中挖掘到的,谁知道这老家伙怎么弄到手的。

“以古阵坛主前辈的阵道造诣,三大天宗自是无人能够指点您老人家,晚辈等打扰前辈清修了。 能否放我等离开?”秦墨心思连转,低眉顺目说道。 他现在很担心,因为百宝囊中还有代表古阵坛主的阵袍,若是被发现,那事情就不好办了。 “你这小家伙,也太谨慎了点,老夫既是让你们跟进来,自是有好处给你们。 青莲山战营,这应该是青莲山新兴的一支势力吧?你们来到这里,难道不是寻找【天地灵穴】的?”古阵坛主微笑说着,目光深邃而睿智。 秦墨等不禁苦笑,也不知古阵坛主在“三天域”中逗留了多久的时间,不过,显然古阵坛主对于“三天域”,还有三大天宗非常熟悉。

“陪老夫坐一坐,大概有好几万年,没有见到陌生人了。

一下子就遇见你们四个有趣的小家伙,是你们的幸运,也是老夫的运气。 ”随着古阵坛主走进洞穴,前者一挥长袖,一座凉亭顿时出现,五杯香茗也是出现在石桌上,散发着沁人的香气。 “坐吧。 与老夫说一说,现在古幽大陆什么状况了。 ”古阵坛主示意道。

秦墨等很无奈,只能坐了下来,暗中忐忑不安,直至现在,他们还摸不透古阵坛主是善意,还是恶意。 一个时辰后,秦墨、银澄你一言我一语,将如今古幽大陆的形势,还有三大天宗的种种,一一细说了一遍。 “哦?黑焱么?老夫当初也有耳闻。

”古阵坛主微微颔首,对于黑焱巨变却不感兴趣,反而问起奕铭风的种种事情,还有秦墨、银澄在阵道上的种种。

“可惜啊!墨小子,你身具斗战圣体,地脉阵道师之身,想要兼顾武道、阵道,确是很难。

想来你师尊奕铭风对此也很气恼吧。

”古阵坛主摇头,又是遗憾叹道:“可惜……,老夫如今已是无法离开‘三天域’,不能与奕铭风这样的后起之秀切磋阵道。

真是可惜……”“古阵坛主前辈,你若是遗憾,小狐有办法补救啊!您将毕生所学传授给小狐,到时候由奕师来判断,到底孰强孰弱啊?”银澄两眼发光,摇晃着八条尾巴,谄媚说道。 秦墨:“……”高矮子:“……”小白虎不二:“……”若论打蛇上棍的本事,秦墨已是觉得,这狐狸与胡三爷已经是不相伯仲了。 然而,古阵坛主却是没有丝毫不悦,反而笑道:“你这小狐狸很有意思,与老夫年轻时的性子还真有点像,小狐狸你放心,老夫带着你们进来,就是要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你们。

”转头,古阵坛主又看向秦墨,道:“还有这个【天地灵穴】,这是老夫漫长岁月以来的心血,由斗战圣体来继承,也是名副其实。

”这一下,秦墨等又呆住了,他们与古阵坛主仅是初次见面,这位盖世强者为何会如此馈赠?“前辈,您有何要求,请尽管说出。 晚辈一定全力完成。

”秦墨躬身道。 古阵坛主一愣,旋即大笑:“有趣的小子!这么小的年龄,就如此谨慎,又武至圣境,修炼种种盖世绝学。

你小子真是青莲山战营的一个精英弟子?老夫不信。 ”“这个……,晚辈在青莲山是少年统领。 ”秦墨尴尬一笑,将自己其中一个身份说出。 摆了摆手,古阵坛主对此并不在意:“老夫对三大天宗的种种,并不感兴趣。

岁月更迭,世事变迁,在老夫那个时代,一品宗门可是超过十个,哪里像现在只有三大天宗。

老夫会在这里,又将这座【天地灵穴】交由你继承,是有原因的。

”古阵坛主进入“三天域”的时间,是其在一方绝域布置九十九座古阵,生生炼化了绝域中一个恐怖的不死武主。 那一场战斗持续的时间,远比传说中的要久,持续了足足三百年,才生生将那位不死武主炼化,彻底湮灭在世间。

这个传奇的战绩,虽是给古阵坛主带来无上的威名,也给他带来了无穷的麻烦。 来自古幽大陆七大绝域的无边杀机!“你们几个小家伙,牢记住一点。 将来武至主境,碰到大陆绝域中的武主级存在时,若要击杀对手,要选择悄无声息的暗杀。

否则,就会遭到七大绝域存在的联手追杀!”古阵坛主神情凝重的警告。

秦墨等连点头,暗中却是决断,若非必要,何必与七大绝域中的恐怖存在起冲突,他们又不是嫌命长。 足足千年!古阵坛主遭受了千年的追杀,却是凭借他震古烁今的阵道,一一逃脱了。 可是,古阵坛主也感觉到,只要他还活着,来自大陆绝域的追杀就不会停止。 于是,他做了一个大胆,而又惊世骇俗的决定,将自身铸成一具阵道战傀,对外宣称自己逝去,就能结束这场漫长的追杀。 而后,古阵坛主四处搜寻天材地宝,又耗时数百年,终是铸成了这具身躯,将神魂注入其中。

再之后,他深入如今“北寒圣城”的恐怖墓地,在墓地深处,留下了自己的衣冠冢。 “原来古阵坛主的墓地确实存在?”秦墨等听得目瞪口呆,看来是错怪了胡三爷,这老家伙确实深入过万年古墓。 此时,却听得古阵坛主得意大笑:“老夫在那座恐怖墓地中,留下衣冠冢,就是要引七大绝域的混蛋们前去,想不到他们真的敢进去。 不过,那一次七大绝域损失了至少七位武主级强者,那座恐怖墓地也遭到了破坏。 可惜,老夫一直想研究那座大墓里的古阵。

”银澄喝了口香茗,吞咽着口水,古阵坛主当年实是无与伦比的狠角色啊!为了躲避七大绝域的追杀,将自身炼成阵道战傀,并在脱身之时,还狠狠算计一次七大绝域的盖世强者。 这样的手段,确实配的上古阵坛主的威名,若是换成秦墨、银澄,或是高矮子,他们自问是做不到的。 “为何前辈会进入‘三天域’?是为了防止七大绝域察觉吗?”秦墨好奇问道。 古阵坛主摇头,他会进入“三天域”,乃是与老友的一个约定。 昔日,古阵坛主所在的时代,可谓是天才辈出,他的一位老友是不世出的机关大宗师,隶属战天城,参与“三天域”的筑成。 那时的“三天域”,还算不上完成,许多方面都在完善之中,古阵坛主的那位老友则是提出,可以在“三天域”中开辟一个核心【天地灵穴】,用来充当“三天域”的枢纽。 可是,那位老友的提议,却遭到三大天宗其他机关大师的讥讽,认为其是异想天开。

因为,“三天域”的【天地灵穴】开辟,是耗费了漫长的岁月,才得以形成,乃是这件超大型圣器自行演化所致。

而人为的建造【天地灵穴】,根本无从入手,所有人都认为古阵坛主的那位老友是在夸夸其谈,并将之孤立起来。

这样的遭遇,引起那位老友的无比愤慨,发誓要自行建造一座【天地灵穴】,而那时古阵坛主正好躲避了千年追杀,对老友的誓言很感兴趣,就悄悄的溜进了“三天域”。

两人在地底,开辟了一处洞穴,开始钻研建造【天地灵穴】的技艺。 不得不说,古阵坛主,以及他老友在各自领域的造诣,都是到了震古烁今的程度,耗费了漫长的岁月,一直到其老友寿元将尽时,终是将这座【天地灵穴】建造成功。

上一篇:文献标注格式参考文献类型电子文献类型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