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榻上奴:弃妾难宠季夜遥,白诺 感情语录长篇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08 15:18

榻上奴:弃妾难宠季夜遥,白诺 感情语录长篇

《榻上奴:弃妾难宠》主角季夜遥,白诺,是落水狐狸最新完结的穿越小说,季夜遥,白诺小说讲述了穿越而来,易水王爷的一粒毒药让c被迫代嫁给嗜血残忍的镇南将军,妾室之名,却是奴婢之实,百般折辱,百般折磨,军营红帐内,面对如狼一样围上来的士兵,她拔剑刺向自己心口……死而不灭,她本是天上的一株百合仙子,这一世,她定要凤逆九天上,荣耀满惊华,清算前世今生精彩章节若不是阴差阳错,雪天绝正想找一个试药的人,以那几日白诺的形容,现在早已经见了阎王爷了。 再见玉帝难上加难了。

“老夫竟然亏了一百两银子。 ”雪天绝满是皱纹的老脸扭到了一起,看了看白诺:“丫头,偏宜你了。

”话落,又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。

意在提醒她玉池莲心之事。 才对上季夜遥:“将军已经康复,老夫也该告辞了。 ”说罢转身就走,走得干脆利落。

“喂……”白诺有些无法接受,这老头就这样走了。

自己的好日子又到头了。

“难道你对老年人也感兴趣?”不知何时,季夜遥竟然走到了药桶旁:“怎么,不舍得他走啊?还是只要是男人,你都愿意……”眼底只剩了恨和冰冷。 再无其它情绪。 似乎是药有些凉了,白诺狠狠打了个冷战,她当然怕,那几日受的苦,她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随着话落,季夜遥已经将手伸进药桶里,直接扯着白诺的头发将她从药桶里扯了出来。 那日的嫁衣早已经破碎,现在白诺身上穿的是一件极宽大的袍子,因为在药桶里泡着,衣服都贴在身上,曲线尽现。 顾不上头皮的疼痛,白诺抬手再次抓向季夜遥的脸。 却被季夜遥反手握了双手,将她整个人托出了帐篷,地面上有细小的石子,划得生疼,一路向前托着,到一处极大的帐篷前停了下来。

守在帐篷外的士兵行了一个军礼,掀开了帘子。 季夜遥就那样将白诺托进了那间帐篷。

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刺鼻的酒味,吵闹不休,抬眼看去,一群士兵,有的怀里搂着一个女子,还有的强行喂着怀里女子喝酒,直到女子咳得面红耳赤,传来一阵大笑声。

见到季夜遥,有些士兵要上前见礼,却被季夜遥阻止了。 白诺感觉胸口闷着一口气,胃里也不停的翻滚着。

牙齿狠狠咬了下唇,这些女子她是识得的,都是从大秦一路出发来到这里的。

原来,她们的命运如此惨淡。

如果是自己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 看着白诺由白转青,再转白的脸,季夜遥的眼底溢出一抹冷笑,蹲下身子,附在她的耳边:“从今天开始,最好不要惹怒本将军,不然……”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,白诺却已经明白。 白诺是被季夜遥托回主帅帐篷里的。

再回到这里,她的心情更沉重了几分。 主帅里的所有人都狠狠瞪着白诺,恨不得将她抽筋剥骨,饮血食肉。

在地上托了这么久,白诺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痛,此时却不敢发作,看过红帐的情况,她现在安份了许多。 她知道,季夜遥这个恶魔一定说到做到的。 用饭的时候,白诺只能站在一旁看着,间或给季夜遥端茶倒水,直到季夜遥用过晚饭,他才随意的将一盘剩菜丢到白诺面前:“吃掉。

”饿了一天的白诺也顾不上太多,坐下便吃,却被季夜遥一巴掌打了下去:“这里是你坐的地方吗?”也想回手还给他一巴掌的白诺及时收手,白晰的脸上留下深深的五指印,她忍了。

抱着碗蹲到一旁,一边画圈圈诅咒季夜遥断子绝孙,一边愤愤的吃着。

只有吃饱了才能有力气报仇。

“将床铺好,侍奉本将军就寝。 ”二更时分,季夜遥从外面回来,对着打扫了一个晚上房间的白诺冷声说着。 丢了手中的扫把,扑到床上,她快要累死了。 感觉手指都快断了,她可是刚从鬼门关爬回来,身体很虚弱的。

“你很喜欢床啊。

”季夜遥一边解了袍子,一边挑了挑眼角,讽刺意味十足:“这十几天没有本将军疼你,是不是很寂寞呢。 ”一边说一边狠狠拍了白诺的屁股一下。 尖叫着跳起来的白诺直想破口大骂,却没敢。

上一篇:梦见别人送我裤子是什么意思 最经典历史小说完本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