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四百八十四章 袁宏道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2 18:44

四百八十四章 袁宏道大明文魁最新章节

阳春三月,草长莺飞。 距离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,尚有不到百里水程的地方。 但见一艘白蓬船搁在一旁的案滩上。

艄公一脸无奈地站在船尾道:“老爷,对不住,这船……这船漏了,恐怕是走不动了。

“林延潮尚好,但林浅浅听了顿时懵了问道:“什么,船漏了?走不动?“艄公一脸的尴尬道:“状元公赎罪,状元公夫人赎罪,实是年久失修啊!“听了艄公这句话,在场众人都是大为不满。

“现在才说年久失修。

”丫鬟们窃窃私语。 一旁的陈济川非常不快,一下子就上脸了问道:“船家你贵姓啊?“艄公连连作揖道:“免贵姓陈。 “众人都是摊手表示没办法:“难怪,难怪。 这船家姓陈,这船还能不沉吗?““是啊,船家既是姓陈,何不姓漏啊?““没有漏这个姓啊!”艄公听了嘀咕道:“咱们北人,可没有你们南人那么多讲究。 还管船家姓啥。

“林延潮于是道:“咱别说了,船家,这船还修个几日才能行船。

“艄公听了道:“这,这船底大漏,几乎通了底了,摸不准啊,就算请娴熟的工匠来,少说十几日,多则二十几日。

“陈济川道:“老爷,看来唯有重新雇船了,否则耽误了省亲的归期,朝廷会怪罪的。 “林延潮道:“也唯有如此,幸亏咱们马上就要到杭州,应是不难租到船才是。 ““什么叫幸亏?“林浅浅一跺足道,“都是你不肯多花些钱,雇了艘破船,眼下重新雇船,这这又要贴钱进去了。 “林延潮叹道:“我不是为官清廉吗。

“说到林延潮为官清廉,在场知道内情的人,不由都翻了白眼。

于是林延潮等人只好在运河边重新雇船,不过南下去杭州的船多没有空船。

运河上北上的漕船还为过淮,而去年春北上的商船,也是不肯回空,南下时运豆,一些货物至苏州,杭州,船上几没有空地,而且又听闻南方的征粮户在闹漕,故而运河上船也是少了许多。

林延潮这么多人,以及行李,竟是没有一艘南下杭州的船肯载。 当然林延潮亮出官家的身份,必是有人巴结和讨好,但林延潮也是轻易不用就是。

就在林延潮在运河边一筹莫展地等了三日之后,终于有一艘南归的乌蓬船从运河上经过。

这乌篷船乃是五明瓦大船,林延潮连状元的风度都不顾了,与陈济川他们一并隔着水边叫船。 “船家!”“船家!”这明瓦大船上的掌舵艄公十分傲慢道:“咱这是私船,不带客人,你们喊破喉咙,我也不会答允!”“破喉咙!”“破喉咙!”艄公听了顿时笑了笑道:“说了没用,你们还喊。

”正说话间,从船舱里出来一名青衫士子走出船舱与艄公说了几句话,艄公听了点点头答允了。 于是艄公开口道:“咱们家公子说了,大家虽是萍水相逢,但也该互相帮助,反正船上还有空仓,你们就上船来吧。 ”听了艄公这话,林延潮等人顿时大喜,连忙称谢。

这士子倒是笑了笑,对着岸上拱了下手,就走回船舱。

于是船只靠岸,林延潮众人提着行李上了船。

这五瓦船十分宽敞,这青衫士子匀出了船舱给众人居住。 上传安顿后,陈济川与林延潮道:“老爷,这明瓦船外看不过是普通乌篷船,但内里装潢却是十分华贵,显然这公子非富即贵啊。

”林延潮点点头,正在这时这青衫士子来到船舱问道:“几位安顿如何?”林延潮拱手道:“若非兄台安顿,我等都不知如何是好,多谢援手。 ”那士子笑着道:“无妨举手之劳,在下公案袁宏道,草字中郎,不知兄台台甫?”林延潮听了心道此人莫非是公安三袁之一的袁宏道。 林延潮当下道:“原来是中郎兄,在下姓林,字宗海。 ”听了林延潮的草字,袁宏道哈哈大笑道:“巧了,当今状元郎,字亦是宗海,莫非阁下就是名满天下的林三元。 ”林延潮呵呵笑了两声道:“不过是凑巧而合罢了,在下不过是落第书生,之前船破困于浅滩,令中郎兄失望了。 ”袁宏道笑着道:“凑巧,也是难得啊,论文才,状元郎可独居天下八斗,我袁宏道生平最佩服的就是林三元了。

”林延潮老脸微红,开口道:“中郎兄,此言太过了吧,在文坛前辈前,林三元也是不敢放肆的。 ”袁宏道不由嗤道:“难怪宗海兄连生员都考不取,原来见识不过如此,你口中称赞的那些文坛前辈,如王世贞之流,不过是句拟字摹、食古不化之人,当今文坛上剽窃成风,众口一响,怎可不说是他们之过。 ”“倒是有些没见识的读书人,整日将这些人的文章奉为瑰宝,可惜,可惜了。

”林延潮道:“中郎兄虽有恩于我,但阁下之见余不敢苟同。

”袁宏道笑着道:“无妨,君子和而不同嘛,但你若明白了这道理,我看功名不止于秀才了。 ”林延潮点点头道:“宗海受教了。

”于是袁宏道与林延潮畅聊了起来,谈论文章典籍。 论及博学多才,袁宏道连林延潮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,偶尔袁宏道说些主观片面的话,林延潮也不正面点破,只是旁敲侧击了几句。 袁宏道就立即会意过来,他见林延潮虽没有秀才功名,也不见他说什么道理,但不知为何一言一句都正好能点在他的心底,甚至能解他之疑惑。

顿时袁宏道对林延潮大为佩服。 袁宏道当下又将话转至了文坛上道:“当今文人崇繁崇古,文章读来仿佛有人蹒跚而行一般,甚至还会掉进坑里,但是林三元的文章读来不同,每一字每一句都用得极短极简,几不可增一字,也不可减一字,读来自然率真,这才是登峰造极的好文章。 ”“可惜不少人都是不懂这等文章的妙处,此去杭州有一文会,都是一群无识之辈组织的,若是宗海兄有空,且随我一并前去,看我是如何打这些人脸的。 (未完待续。

)。

上一篇:适合自己的粉底才更白透自然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