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藏区支教十五年铸就《雪莲花》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1 15:10

藏区支教十五年铸就《雪莲花》

  人民文学出版社12日出版了藏区支教扶贫小说《雪莲花》。 该书是作者江觉迟以自己在川藏高原历时十五年的支教、帮扶生活为蓝本创作的自传体小说。   《雪莲花》主人公梅朵从内地来到藏区支教、帮扶,而作者江觉迟也是在2005年就带上个人全部积蓄,只身来到横断山脉的川藏高原支教、帮扶,创办了草原孤儿学校,给草原孤儿、贫困孩子、失学儿童提供基本的照料和教育。   小说素材  15年间写下52本日记  “我在草原上工作了前后15年,经历了很多事情,有繁杂的事情,也有温暖的事情。 ”江觉迟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这本《雪莲花》来自她的52本日记,“我以前也没想过出《雪莲花》。 也许是自己在家的时候老看日记,经常会看到我和孩子们的故事,还有帮扶的那些故事,我就特别想写一本书,所以才有了《雪莲花》。 ”  江觉迟坦言,在草原上做帮扶工作困难比在内地大很多,而小说《雪莲花》中有许多情节都是从真实的经历中得来的。

“书中第36章,梅朵和齐麦乡长去参加扶贫摸底,骑马经过一个山沟的经历,那是我的一个真实经历。

当时我们和乡里的几个领导下去扶贫,主要做摸底工作。 沿途要经过一个山沟,山沟本来有一座用一块长木板搭成的简易木桥。 但不知为什么等我们到达时,木桥没有了。 没办法,只能借助骑马的力量飞奔过去。

如果是一个人,马背负的重力就会小一些,当然可以顺利地通过。 但我的骑马技术并不好,要是在飞奔的过程中我控制不住马匹,那就会直接掉进深沟里去。 所以我选择和另一位体重较轻的人共同骑马,我们一起跨越。 但马背负的重力还是太大,当时我们差点就掉进深沟里去了。

”  作者心路  写《雪莲花》时像在看电影  《雪莲花》的封底写着这样一句话:“爱,就是把你变成被爱的人中的一个,有他们的气息,和他们过一样的生活,如此才能融入他们,并让他们接受你的爱。 ”江觉迟告诉北青报记者,这句话也是来自她和一位帮扶的学生的真实故事:“五娃子是我帮扶的一个孩子,也是一个特殊的孩子,身心有一些缺陷。

有一次,五娃子和一个大孩子产生争执。

大孩子当时就把五娃子推进泥水当中,正好被我看到。

为了不让五娃子受到更大刺激,我自己也跳进泥水中,把孩子们的这场争执,变成我和孩子们的一场游戏——玩泥巴的游戏。 很快我也是满身泥水,小小的五娃子自然是相信了,也就当成了游戏,和我们玩起来了。 这样,一件本来很伤害孩子的事,变成了一场有意思的游戏,过去了。

”  走访贫困家庭,碰到的困难虽然很多,但也会遇到很多温暖感人的事。

江觉迟讲到自己和牧民彩吉的故事。 “我们在草原走访时,遇到过一位嗓音很好的妇女。 我们很想听她唱歌。

但是她很害羞,不愿在我们面前放声歌唱。

不管我们怎么请求,她都是金口难开。

有一次,她家遇到了困难,小说中写的是她家的牛难产,我们正好赶上了,就帮助了她。 出于感激,她要送我们酥油。 我们当然不会接受她的礼物。 在我们离开时,她竟然主动为我们唱了一首歌。 当时我们都非常感动。

在《雪莲花》中写这个故事时,我的脑海中同步就会出现当时她唱歌的样子。

”  这样的故事还有许许多多,在江觉迟看来,自己写《雪莲花》的时候,像在看电影:“我每写一个故事,我的脑海中都有画面,我是按照回忆和画面在记录我的生活。

”  最大感受  见证川藏草原15年巨变  谈及15年的支教扶贫生活,江觉迟最大的感受是“亲眼见证了草原十五年的变化”。 “尤其是从2015年‘脱贫攻坚’开始,完全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。 比如交通,过去没路的地方,现在都通了路,并且基本都实现了‘村村通’。 路一通,农牧产品就都走出了大山,产生了价值,农民们的生活因此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。

”  江觉迟还谈到了教育,“因为政府的扶贫政策实施到位而得到稳固,比如易地搬迁,让很多远牧点的孩子可以就近上学,草原的失学率也因此逐步降低了。

”  “国家电网也已经架设到草原上了,大概明年左右我们草原上可以覆盖网络。

可以说,草原上发生着实实在在的变化。

”江觉迟说道。 (张知依)来源:北京青年报责任编辑:王江莉。

上一篇:基于曲线拟合的脉象信号特征分析研究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