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《暗香浮动月黄昏》第一章 清冷如水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2 10:15

《暗香浮动月黄昏》第一章 清冷如水

魔族,幽兰殿外夜色清冷如水。 白凝安浑身战栗,迷离的眼神向着华丽的房梁望去,倔强的将头偏向一侧。

不去看身上的男子,粗鲁的动作生生的撕裂自己的身躯。 男子的额头浸出点点汗珠,绝美的脸庞极尽狰狞般在身下女子的娇躯里撞击。 他仿佛感觉到身下的女子抗拒,硬生生的将女子的头扭过与自己对视,身下的动作更是比之前猛烈。

“唔”,白凝安吃痛的叫了一声,期盼着眼前的男子尽快结束。

终于,洛城抽离身体,厌恶的目光扫过床上的白凝安,随手将床下的绫罗扔到她身上。

“白凝安,我的妻子,你可是满意了?”“妻子?”情yu未退的白凝安,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淤痕,原本皮肤的白皙的天之娇女白凝安,此刻就像被烙铁印满伤疤一般。 白凝安苦笑,自己什么时候被当做妻子过?白凝安艰难的支撑着身体,将绫罗覆在身上,可对面身着亵裤的洛城不依不饶的,挑着她的下巴,“你是时候该把你的龙鳞献出给狐若了,刚才狐若心口又疼了。 ”委屈参杂着愤恨的白凝安,指甲深深的嵌入肉里,眼神狠狠的射向眼前的洛城。

疼,狐若也会疼?床褥上那一小片醒目耀眼的红,自己就不疼吗?“你对我就不曾有半分的情分吗?”她问。 “情分。

”洛城松开手,“你当初怎么对待我狐若的时候怎么没有见你有半分情分。

”三年前,魔族之王洛城大婚,娶仙界至尊白帝之女为妻,普天同庆。 殊不知,看是仙魔两族的联姻看是为了六界的和平,只是一场交易。 “你能嫁给本君,你自己应该清楚。 ”洛城笑了,“你放着尊贵的帝女不做,偏偏要在我与狐若之间硬是要我娶了你,还害得狐若久病,何来的情分?”“洛城,我...”白凝安对洛城越是痴情,越是让洛城对她厌恶。 每每想到狐若的时候,洛城眸色凌冽的看着白凝安,凌冽的目光,生生的想要活剥她一般。

“你是什么样的人,本君比你更清楚,即便你是天之娇女,四海八荒的第一美人又如何,本帝君不爱你,你什么都不是。

”白凝安刚想反驳,可洛城没有给他丝毫没有给她机会。

“休要与本君废话,是你自己动手,还是本君亲自动手。 ”洛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。

三年来,每次洛城在与白凝安欢好之后,她都会在洛城的监视下,生生的拔下自己的身上的一片龙鳞。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带着龙鳞急匆匆的去见另一个女子。 世人皆知,仙魔两族联姻会带来六界的和平,殊不知那场交易便是用白凝安身上的龙鳞,去为魔族帝君洛城心爱之人狐若续命。 更没有人知道,狐若这个原本是在白凝安身边侍奉的人,却阴差阳错成了洛城最爱的女人,竟要白凝安拔下自己的龙鳞为她续命。

在白凝安看来,自从自己在凡间游玩,误入魔族境地,在仙魔交接之处的十里桃林里邂逅洛城之后,就带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倾心与他。 因此,在后来得知他是魔族帝君的时候,也要想尽一些办法嫁给他,仿若命运的驱使一般。 “啊~”幽兰殿传来一声凄厉的女子叫声。 白凝安捂着自己的因被拔下龙鳞而流血的胸口,浑身战栗发抖,比起身上的疼痛,眼前男子的无情与残忍,给予她的心痛,让她更加难以抵抗。

她忍着眼底的泪,怨恨地看着眼前的男人。 洛城的手中扬着一片手掌般大小的龙鳞,冷笑了一声:“看来还是要本君亲自动手,白凝安,你没资格怪我。 你记着,这是你欠狐若的。

”看着转身决绝离开的洛城,白凝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压低声音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从桃花树下跳下来的洛城看着眼前比自己矮半头的小女孩问道。

“狐若。 ”小包子般的白凝安,从未见过除宫外仙子之外的男孩纸。

谎称了婢女的名字。 洛城看着白凝安可爱的小脸伸手揪了一下她的双螺髻,嘴巴裂开着笑道“狐若,你真可爱,长大后做我娘子可好?”白凝安傻傻的盯着眼前的漂亮小哥哥,小嘴嘟囔的问道“娘子是什么啊?”“娘子就是心上人啊。 ”听到洛城口中说道的狐若,白凝安自心如刀割。 可即便洛城怎么对待狐若如此,白凝安还是觉得狐若并没有完全得到洛城的爱,疯狂之下的举动更像是一种补偿。 狐若,你何德何能轻易得到洛城的心?白凝安心里苦道,自己每天盼着的人儿,只有在需要龙鳞的时候才会来幽兰殿。 而你却可以得到洛城整日的陪伴。 白凝安强忍着身上的伤,命侍女为自己更衣。

侍女更衣每触碰到的一寸肌肤,白凝安的眉头就紧蹙一次,尤其是那难以言表之处的伤,甚是厉害的疼。 琼华殿,狐若半披着薄纱罩衣,从室内走出来,迎上即将进入内堂的白凝安。

“姐姐,你就别进去了,君上刚睡下。 ”白凝安看着狐若脖子上的青紫,瞬间明白了,刚粗鲁的与自己的交欢的人,现在在另一女子的床榻,用着从未有过的怜爱和疼惜对着别的女人。 “姐姐,也是你狐若能够喊得?别忘了,你之前是谁的人?”狐若此时并没有被白凝安的话给吓到,本就是狐族的她,当初硬是被自己的父亲送到天宫做一个小小的婢女,处处受人欺凌。 可现在不一样了。 “我之前是谁的人并不重要,关键是现在我是洛城的人。

”狐若倾身在白凝安的耳边低语,“你说是吧?姐姐。

”狐若了解白凝安,这几年来的白凝安一直被洛城怎么对待的。 她一直是白凝安心里的刺,吞不下去,又吐不出来。

可她越是痛苦,狐若就越是痛快。

“狐若,你不要以为洛城会一直被你的外表迷住,你的丑陋的内心,迟早有一天会被洛城抛弃的?”白凝安清楚的看到狐若**出的吻痕般的淤青,气得浑身发抖。 狐若看着被自己三眼两语就挑拨起来的白凝安,更加放肆的笑道:“那你就试试喽。

”白凝安突然被狐若推了一下,努力控制住身形。

可以转头,又看到即将倒下的狐若,大惊之下慌乱中想要伸手去拉。 “姐姐,我本来是想向你表达续命的谢意,你为何要推我啊?”狐若惊慌地看着她。 殊不知,白凝安看到帘子边走来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洛城。

上一篇:2018年上海市上中国际部招生政策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