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月刊 > 现代文学

第七十六章 不应该出现的人,琉璃满京华章节内容在线阅读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2 13:27

第七十六章 不应该出现的人,琉璃满京华章节内容在线阅读

有夏珂和王韬打着拉锯战,还有姜夫人额外给的两个丫头,夏宴清这里重启炉灶,可以说不受丝毫影响。 甚至在刘夫人和袁氏下意识的谨慎疏离中,她比之前有了更多便利。

这时的客院,成了专门制作陶器样板的地方。 夏宴清并没有告诉白先生,她的和离事宜已经摆上议事日程。 却隐晦告知白先生,夏家正在物色开窑的地方,同时招募制作陶器的工匠做班底。

她们这里,只管做出新颖、精巧的样板,待到陶窑建成,就有制陶师傅照样字,做出大量陶器,她们也就正式开铺子了。

这个消息对于白先生来说,就是实打实的未来。

有了锦绣前程,众人做起事情更有动力。

同时,烧制玻璃的材料齐全,也可以找时间动手一试。 夏宴清搜集上一世的记忆,把各种淘质、瓷质的小玩具和摆件,还有玻璃制品的摆件造型,依次回忆起来。

再捡了造型简单的,在白先生的协助下,绘制草图存档,准备逐个用陶土塑形、烧制,成型之后当做样本存着,以备陶窑正式开工后,交给制陶工匠,做为第一批,打开局面的陶制品。

…………夏宴清这里的事情,基本走上正轨,可她之前要买两个丫头的事情却搁浅了。

邵毅之前就想到,夏宴清要做事,人手一定不够用。 好不容易让人盯着张大壮,又打点了几个牙人,才把家中两个护卫的女儿挂上名字。 事情刚办妥,牙人就传信告知,委托买丫头的张大壮给了话,家里从别处调了丫头,暂时不用人了。 牙人倒是没什么,这种事本就不是一定成的事情,何况张大壮还诚心致歉,给了一串钱,当做他跑腿的茶水钱。

可邵毅这里就不一样了,为着夏宴清在王家的处境和名声着想,他不能和她有接触。 所以只能派人在夏宴清身边伺候,他们两人也算有些间接联系,更能在危机的时候,丫鬟做为援手缓解困局。 如今,连筹谋好的间接接触也没机会了,邵毅像是被摘了心肝一样空落和懊丧。 这臭丫头,和上一世一样,只懂自行其是,就不能和他心有灵犀一次吗?上一世她是会走丢的。

这一世的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,她也提前出现在他的视野中,谁知道那场祸事会发生在什么时候?身边没有得力的人,可怎么防范?他是真的怕,怕这一世依然会竹篮打水,最终还是和她失之交臂。 很显然,上一世的阿灿,除了嫁进王家之时,引起了京城的一番热议,之后的三年里,一直默默无闻,什么陶器、琉璃,根本不见踪影。 这一世,她这么早就开始展露她的才智,谁知道王晰那小子会不会因此改变心意。 每当邵毅想到因才子之名、而被京城广为赞誉的王家,以及每每以一种臭屁姿态出现在人前的王晰,他的心就格外不踏实。 他认为那是王晰那做派臭屁,可京城的小娘子们却很喜欢那调调,称之为玉树临风。

万一阿灿也喜欢那狗屁的玉树临风和翩翩学子,那可怎么办?还有在逸仙酒楼遇到的柳大富,也让他心生警兆。

那日,他对柳大富在这个时候出现很感惊讶,上一世,柳大富应该是十年之后,在商界有了足够的地位,才来到京城发展的。 他也是提前出现的变数,还是上一世就是这样,只是,作为小人物的柳大富,这时本就在京城,只是,他们都没注意到而已?盯着柳大富的人回禀,正式和他会面的,应该只有一个人。 两人在雅间见面没多久,那人悄无声息的离开,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。

之后的宴席,应该是用来掩人耳目的,柳大富独自坐了好一会儿,才又等来几个朋友。

一群人猜拳行令的,很是闹了一场,才勾肩搭背的离去。

大概除了上一世认识柳大富的邵毅,无人注意这个面生的商贾,之前还同另一人会过面。 而先行离开的人,更让邵毅不安。

跟踪的小厮回报,那人是成郡王府上的人,那人在郡王府不是很得脸,却是外院总管的直属手下。

成郡王和邵毅的父亲是堂兄弟,同样也是当今圣上的堂弟。

邵毅上一世几十年的记忆里,成郡王活的很惬意,除了宗人府下派的闲事,他并不过多参与政务,而是寄情于山水诗画之中。 虽然他本身没有诗画的创作天赋,但在鉴赏方面的见解却极为独到。

所以,成郡王在文人名士之间很有些地位。 同样的,柳大富在上一世,也没有明确在政局中站队,只是用金钱开道,游刃有余的做他的大买卖。 邵毅之所以和柳大富熟悉,其一,是他为了开酒引,做酒水生意,曾通过靖王一个幕僚,走了靖王的门路。 并在事后,为表感谢,偷偷资助过靖王一大笔银子。 其二,柳大富生意遍天下,他曾想过做琉璃生意,也很客气的接触过阿灿。 只是,在见到阿灿小打小闹的局促作坊之后,觉得没有扩展空间,才打消了念头。

当时的阿灿并非没有扩大琉璃作坊的能力,也想过把大量制作琉璃制品的技术转让,卖一笔银子,但她对柳大富怀有很强烈戒心。

用阿灿的话说,这世上绝对没有完美的人。

如果面前有一个零缺点的人,绝对是装出来的,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太危险,也太累。 正是因为柳大富插了一脚,阿灿不但没谈成和柳大富的合作,甚至为了免除麻烦,打消了把琉璃生意扩大,出售给关家的计划。 就是这个没有缺点、八面玲珑的商人,号称不牵扯政事,却在京城巨变的二十年前,和一个名声极好的郡王府有了瓜葛,而且是私下联系。 若成郡王也是隐藏在暗中的、角逐皇位的势力,二十年后的夺位血战,胜出者未必就是夏家支持的燕王。 夏珂父子,那是阿灿的父兄,难道上一世,夏家会和他、以及王家是一样的结局?邵毅盯着桌案上放着的两个测温片,眉头越拧越紧。 这一世,阿灿不能死,他不也能死,夏家当然也要平安无事。

温馨提示:按回车[Enter]键返回书目,按←键返回上一页,按→键进入下一页。

上一篇:爱确实是种甜蜜的负担-情感美文-情感生活网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